千鲤

你们的神明也太好看了吧!!
狂撸来了一只
等等,啥也别说了,撸神明啊啊啊啊

【伦仙】我,仙小鹅,抱抱

●又是我——你们的粮来啦!
●纯二次元设定,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龙桑养成萌小仙√

新的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而伦桑却坐在河岸边的石头上发呆。要问他为什么,就连伦桑自己都回答不上来,要是平时这个点儿他早就不知跑到哪儿去乐逍遥了,只可能是有麻烦拖住了伦桑。
“伦三——!咿呀!呜……”
伦桑无奈的叹着气转过身,将眼神从清澈的河水上移开,慢慢望向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不到四五岁的小孩子摇摇晃晃的朝伦桑这边跑来,然后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桑三……咿唔……”伦桑看着那长着鱼鳍的孩子带着哭音向他求助的模样,有点哭笑不得,只能伸手揉顺小家伙凌乱的紫发,以表安慰。“有、有老虎在……追仙儿呜……”“好好好,我们小仙儿最乖最棒了,不怕不怕。”萧忆情缓缓抬起头,眼角含着泪微嘟着嘴一副受欺负的样子,为了擦眼泪还轻揉着眼睛,挺让人想揉揉看的。
那只虎妖化作原型刚准备趁空子扑上去,却被伦桑身周围的灵气压的喘不过来,似乎也是没想到这儿居然住了只龙!
『你倒也有点修为了,居然也欺负小孩子?』
面对来自灵力巨大的差异,虎妖自是没法轻举妄动,伦桑只瞧了眼就把它传送了出去,因为萧忆情实在太闹腾了,他根本没办法使出全力。
“桑三、它、它走了吗?”萧忆情一脸害怕的左右张望,见四周没其他妖怪了才松了口气。伦桑蹲下身捏了捏萧忆情的脸蛋轻声道:“还不是因为你一大早乱跑,才惹上这么个家伙的,嗯?”“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嘛……”见萧忆情又委屈起来,伦桑拉着小萧忆情走向城里:“乖,带你去吃人类的食物好不好?”

“真的嘛!可是我好累啊……”
“那你是不想去啰?”
“伦三你抱我去好不好……”
“……算了算了,过来吧我抱你。”
“嗯!”

【伦仙】悄咪咪捏尾巴?

●蜜汁高产上线√你们的粮(丢
●狼桑桑x兔仙儿
●纯二次元设定,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说到森林里的霸王,那肯定要提起狮虎狼这三种动物了,不过他们向来都只蹲在自己的地盘,偶尔到别的地方去串一串,倒也自在很多,伦桑身为大三角的“三”,更是不希望争夺地盘这种事发生。
比起跟狮子老虎争威风,伦桑更愿意去逗附近的小兔子,更何况那只兔子还挺可爱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好欺负的气息,这总让伦桑有点忍不住想去吓吓他。伦桑从那边的其他动物口中得知了兔子的名字,似乎是叫萧忆情,他比较内向害羞,平时几乎不怎么从家里出来,更多的是在湖边给其他小动物唱歌听。今天正好是萧忆情出门觅食的日子,伦桑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么一个认识小兔子的好机会,便溜到萧忆情的家门口躲好,等着他从屋里出来。

消息果然没错,不一会儿房子的门开了,里面探出来一对白色兔耳朵,萧忆情小心翼翼的走出来关上门,金眸警惕的四处张望,觉得没什么不对劲的就放心的往林子里走。
伦桑也跟着萧忆情向树林里走,沿途的小动物见了都纷纷跑开,此时萧忆情只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怀疑就接着向前走去。他们的目的地是片蔬果地,似乎是萧小兔子自己种的,萧忆情蹲在地上认真的挑选着自己的晚餐,耳朵半搭拉着,身后的圆尾巴微微抖了抖,看上去可爱极了。面对如此萌物伦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却也不想惊动眼前乖巧的小兔,就只是戳了戳那个圆圆的尾巴。哪里知道萧忆情居然这么敏感,咻的一下就转过头来,伦桑也往旁边躲,没被受害者抓包。
来来回回戳了三四次,萧忆情可算急了:“你……你是谁啊?干嘛要动我的尾巴……”

伦桑这下被萌了个翻天,就坏心的整只手掌抓住了萧忆情的尾巴,现在萧忆情想不发现罪魁祸首都难。他两颊鼓鼓的,耳朵都竖了起来,满脸愤愤的望着伦桑喊:“你干嘛啦!”可一见是只狼就瞬间没了脾气,跟差点哭出来似的颤抖着求饶起来:“你是……狼吗?我不是故意发脾气的……不要吃我好不好……”
“你叫萧忆情?”看见萧忆情的反应,伦桑又起了坏心思:“我本来其实是有点饿的……不过看在你求饶了我就不吃你了吧。”“真……真的嘛?”兔子抬起头看着他,样子真是又软又萌。伦桑蹲下身抱着萧忆情小声‘威胁’道:“但要让我抱你回家。”
面对狼的威胁,兔子只能点头同意。

“呜!你不要咬我耳朵啦!”
“软软的,好吃。”
“你呜呜……你欺负我……”
“没错宝贝儿,欺负的就是你。”

【伦仙】抱一个转三圈

●你们的粮你们的粮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纯属二次元设定,大二同级生,ooc有?

假期这种东西过得总是很快,伦桑又离开他的被窝去到讨厌的教室里读那些难懂的书。其实伦桑并不是学不会,而是他根本不在乎成绩那些事儿,对于以唱歌为目标的伦桑来说,读书还不如多练练高音,就算他根本不会唱高声。踏着点走进学校大门,又迟了二十分钟回到座位上,和以前一样安静的睡到讲完上午所有的课程后回家。伦桑把今天的行程都快安排好了,甚至满心欢喜的想着早点回去直播,然后安安心心的睡着了,直到——被周围闹哄哄的起哄声吵醒。

“喂,问你一下,刚刚怎么了?”伦桑随意的拍拍右手边某位男同学的肩膀。“这节心理课,老师玩的是真心话大冒险,好像我们班特腼腆的学霸被抓了。喏!他正站着呢。”听闻后,伦桑的实现转向班内呆呆的站在原地的男生,圆框眼镜抱本书,很少见的乖学生形象,此时他慌张的四处张望,最后只得看向老师的方向,倒是着实有些萌的感觉。老师从身后抽出一张卡片:“好的!我们的萧忆情同学抽到的是大冒险!谁有好的建议来说一说?”“扮演名画呐喊!”“那个……萧同学能不能给我唱歌!”“忆情同学让我亲你一口吧!”此时周围吵闹的环境更闹腾了,伦桑看着萧忆情紧张的样子,不由自主的想逗逗他,这样应该会蛮有趣的吧?
“老师。”伦桑站了起来:“我想让萧忆情公主抱一位女生转三圈。”瞬间班里轰动了,萧忆情不知所措的反驳着:“别……别闹啦!这……怎么可以啊,我又没什么力气……”“那就让伦桑同学公主抱萧忆情同学转三圈好不好?”老师的话让伦桑都大吃一惊,萧忆情稍微红了脸,也是疑惑极了的样子:“为什么呀?”“因为抱女同学会影响风气的,所以老师尽量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哦。”
如果在这里不遵守游戏规则未免太没有气概了。
伦桑这下也是挖了个坑给自己跳,只能走到萧忆情的面前,此时的萧忆情还处于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当伦桑靠近他时才猛然回过神来。“啊!抱……抱歉,我又发呆了。”又?这小家伙经常这样呆愣愣的吗?伦桑看着萧忆情匆忙解释的样子,突然不太明白他成绩很好的原因了。

“坐到桌子上去。”
伦桑俯身在萧忆情耳边小声的说话,可能这只是为了不被其他人听见,但在萧忆情眼里这样真的过于亲近。萧忆情推了推伦桑,脸上的红晕和盈着水雾的双眸揭穿了他故作镇定的伪装,颤抖的声音软的让人心疼却又惹人欺负:“不……不要啦……”“乖,宝贝儿,到桌子上坐着好不好?”伦桑渐渐沉下声安抚着他,萧忆情的撒娇并没有用,只能听了伦桑的话,乖乖的坐到桌子上面,微抬起头小小声的问:“是……这样吗?我做的对不对啊……”“嗯,宝贝你做的可对了。”
趁着萧忆情还在游神,伦桑就抱起了萧忆情,顿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起哄声祝福声异常的响。
“哇啊啊啊!你干嘛啦!”被这样突然的动作吓着的萧忆情本能的伸出双手搂住伦桑的脖子,更往他的怀里缩了缩。伦桑笑出声,紧贴在萧忆情的耳边,低声调戏:“宝贝儿,你看不出来吗?”“看……看的出来啦!快点放我下去!”
“宝贝儿,明明是你搂着我不肯放手的。”
“你!你这个……无赖!”
“我怎么就变成无赖了?嗯?”
“哼!”

【伦仙】逝问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二次元人设向,ooc有?

夜色深沉幽静,山间杂草丛生的小道更是除了蝉鸣与萤火虫微弱的光亮什么也没有了,但萧忆情仍然选择现在上山,毕竟若是被人发现他偷溜出来,定是要被罚的。为了不发出大的声响,萧忆情压低了身缓缓的前进着,手里提灯照亮了前进的道路。不知过了多久这路才到了尽头,萧忆情一个转弯绕到了山后,不同寻常的景色令他心中阵阵发颤。

青灯烛火点明周围驱走了阴森的感觉,一潭清泉流淌在石亭边,那棵花树也正开得茂盛,蝉声更给这里增添浪漫。
然而萧忆情并不是来这里欣赏夜晚美景的。
这个地方本来不该存在,如果当初伦桑没有遇到萧忆情,他们都没有相爱,结局是否会更好?伦桑当着威风的大将军受万人敬仰,他会娶妻生子安稳的度过一生,而不是在名为萧忆情的男人快要死的时候替他挡致命的一刀。
现在,已经全部都结束了。

“伦桑……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萧忆情爱的人早就死了,死在他的面前,没有死在伦桑带兵前往战场的那天。
『“你还不懂吗?我说的很清楚吧?”
“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以后……别再来找我。”』
“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伦桑……我欠你的还不够多吗?”曾经萧忆情和伦桑在这里留下了很多,直到伦桑永远离去,萧忆情都没能放下。
萧忆情取出一壶以前藏起来的酒,说是要成亲时再喝,颤抖的在酒中撒上些白粉末后,爽快的一口喝下,视线渐渐被泪水模糊。

“伦桑……我去找你……好不好?”

【伦仙】当我变成猫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二次元形象设定,ooc有?
●时间线位于伦仙分手后过去一个月

——伦桑

视野内一片黑暗,耳边传来了那个人温和柔软的声音:“好啦!你要好好休息哦。”伦桑不可能认错,只会是萧忆情。他现在过得好像不错,也许已经找到比自己更应该喜欢的人了吧,伦桑无法否认脑海里的话语透露着难以形容的喜悦和温暖,能这样交谈,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
『我……还是忘不了他吗?』

伦桑缓缓睁开眼,却发现面前站着的正是萧忆情本人!『这是怎么回事!』本想摸出口袋里的手机先看看时间,但是自己只有一双猫爪,甚至说话只会发出猫叫声,而这样的举动正好引起了萧忆情的注意,萧忆情欣喜的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抱起猫形态的伦桑,顺着揉起伦桑的毛:“饿了吗?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哦。”
虽然并不是很适应猫的身躯,但好在萧忆情为他准备的是普通的牛奶,伦桑也就不客气的喝起来。

“你是只白猫啊,跟伦桑的发色一样呢!”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让伦桑停下了用食的动作,抬起头看着萧忆情。果然,不论过了多久伦桑仍然会沉迷于萧忆情那双眼睛,每当被萧忆情盯着看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向他靠近。
“那我就叫你桑桑吧!”
“桑桑,其实我有个很喜欢的人哦。”

“我也许会一直一直喜欢他,因为他是伦桑。”
“……好想好想他,我好想他……”
伦桑跳到萧忆情的大腿上,慢慢的舔去他脸颊上的泪水,回忆着紫发男人所有自己喜欢的模样。
『萧忆情,或许这样陪着你,也不赖。』

——萧忆情

这已经是萧忆情变成猫入住伦桑家的第五天了。

不得不说伦桑真的是个很细心的人,至少在照顾宠物这方面他从来没有少过任何东西,有时还会放下忙碌的工作,掏出整个下午来陪萧忆情玩,尽管萧忆情并不是很喜欢。

“宝贝儿,我回来咯?”推开门的声响打乱了萧忆情的沉思,还有那肉麻的称呼是怎么回事!伦桑一如既往笑着把萧忆情抱回卧室里,熟练的打开直播顺起萧忆情柔软的猫毛。
『算了,看在你养我这么久,朕许了!』
然后萧忆情就不负责任的开始享受按摩的待遇,直到萧忆情的耳朵被伦桑捏住,萧忆情才开始抗议的用小爪子拍着犯人的大腿。伦桑笑着逗弄萧忆情道:“嘿,宝贝儿,答应我乖乖的趴在这儿,可不许再把水杯推倒了。”
『两天前的事了你还拿出来提嘛!』

很多女粉丝都有跟萧忆情提起专心的伦桑难以靠近的事,但真正近距离观察的时候才会知道,那是伦桑的魅力所在。什么时候起,又开始对他有喜欢的感情了?早就分手了不是吗?事实上萧忆情不是个软弱的人,就算这样萧忆情也想抱着伦桑哭诉没有他的日子,一个人究竟有多么难过。

『伦桑,我还能跟你在一起吗?』
『我们之间能够重来吗?』

【伦仙】糖果

●新人千鲤,请多指教
●可能比较甜(?)
●勿扰真人圈地自萌,二次元相关
●ooc有

自那天之后,萧忆情再也没有看见伦桑出现在他的小窝,每次漫展也是刻意回避。
萧忆情头一次感觉生命中像是消失了某个人,但是现实的忙碌让萧忆情暂时忘记了烦心事,手机短信栏里伦桑的头像很长时间没有再亮起过。也许两个人之间的羁绊过得久了就淡了吧,本来萧忆情已经放弃跟伦桑回到从前的单纯想法,这条短信却改变了一切。

『萧忆情,在歪歪吗?』
为什么……明明应该放下了,接到他的短信后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升起满足感?我哪里有那么喜欢他!不对劲……这样的感觉……太奇怪了,当初要和他断绝联系的人是我,现在希望他能回到身边的人也是我。
萧忆情,你太差劲了。
颤抖的手指触碰着屏幕,删删减减最后回复过去的只有几个字。
『在,现在过去。』
打开熟悉的界面,麦序上只有两个马甲,此时那紧挨的名字莫名使人感到心酸。
“喂?仙儿,在吗?”耳机内传来的声音低沉又略带沙哑,依旧非常有磁性,令萧忆情忍不住浑身一颤,镇定下来后才小声的应答:“在……在。”“萧忆情,你一点也没变。”
伦桑的话使萧忆情有点不知所措,左手紧紧攥着胸口的衣服,心跳异常明显,仿佛在告诉萧忆情显而易见的事:你喜欢他!悲伤和纠结的情绪化作带刺的藤蔓将心缠绕得死死的,不露出任何缝隙。“萧忆情,你还在想告白那件事吗?”并不是伦桑拒绝了萧忆情的告白并主动提出断绝关系,而是萧忆情发短信表白后没有得到回复自己躲开伦桑的。那天刚发完短信,伦桑就不知去处,过了将近一个多月都没有半点消息,萧忆情和一般人一样认为自己被拒绝了,于是也就没了来往。

“事先声明,萧忆情,”伦桑这次来应该就是把话讲清楚,好让两人都死心……
“我喜欢你。”“诶?”
等等导演!这跟说好的剧本不太一样!
“呵……你不会以为我是那种什么都不说撒腿就跑的男人吧?我就算要拒绝也会光明正大的搞明白啊,你怎么还是只蠢鹅?”带了笑意的声音把萧忆情逼红了脸,急急忙忙追问:“那……你那天为什么不辞而别!”
“我临时接到了出差,当天手机摔进下水道没有捡出来,就又重配了个新的,打电话给你又不接,发现你换号码了,工作又很急所以才会一拖再拖。”“是这样啊……”
一瞬间萧忆情的心轻松起来,伦桑又重复了刚才的话:“仙儿,我喜欢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什……!”
“别急着打断我,其实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如果你答应就名正言顺把你带走,不答应就硬扛回去。”
“你……你这哪是求婚!分明是强盗!”萧忆情解开心结后,对伦桑说话的声音都甜了不少。
“宝贝,你不是不讨厌我强盗吗?嗯?”
“哼……”
“对了宝贝,今天好像是万圣节来着?”
“啊?什么啊?”
“开门。”“你什么时候在门口的!”
萧忆情轻轻推开门,外面站着的是穿了小恶魔装扮的伦桑,他脸上带着笑开口:“不给糖,就捣蛋。”“你是小孩子吗?这么幼稚。”说着萧忆情从桌上挑了几颗糖塞到伦桑的手里。
“不够。”“你还想要什么啊?”
“宝贝我想要你。”
“唔!”